中国次世代藏家如何影响全球艺术交易市场?

在Arts Economics与《瑞银投资者观察》合作的对329位中国内地高净值艺术收藏家的调研来看,在中国内地,年轻富有的收藏家所占比例非常高,访问样本中55%为千禧藏家。在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中,上海的千禧一代藏家占比最高,达到74%(北京占比仅有42%),年长一代收藏家中,男性占大多数,年轻一代收藏家中,女性占多数(65%,该比例全球为53%)。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最近刚刚拉上帷幕,134家来自14个国家、29个城市的画廊参展。同时开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却已是第八届,有18个国家、45个城市的120余家画廊、设计品牌及艺术机构参展。不少画廊也选择了同时参展两个艺博会,例如高古轩、白立方、厉蔚阁、贝浩登、香格纳、阿拉里奥画廊、常青画廊、蓝骑士艺术空间等。

画廊会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和调整在两个艺博会之中的参展策略,而瑞银最新的艺术市场报告中展现的种种趋势,则在两个艺博会中都有所体现。

根据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大中华区艺术品及古董销售总额近100亿美元,在市场价值中所占份额达到20%,与英国并列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

Tate.art

“中国为全球最重要的艺术市场之一,我们留意到一些全新趋势,例如女性千禧一代(1984-1995年出生)藏家的增幅多于男性千禧藏家等。中国藏家结构分布的新趋势将如何影响艺术生态系统是一个有待观察的有趣发展。”业内人士如此评价到。

当下,在两大艺博会中,年轻收藏家的身影,开始成为一道不能忽视的风景。无论是西岸艺博会,还是ART021,都在论坛中专门讨论中国收藏家新力量的话题。事实上,在画廊的展品中,也能看到不少年轻化的趋势,例如,动漫元素的运用,或是对于经典艺术作品的揶揄和再创作。

“第二代的、年轻一代的高净值人群正在增加。这些人年轻,教育程度比较高,本身视野也更开阔一些,心态也更开放,所以他们对艺术的领悟力、接受度也是非常高的,”瑞士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及财富管理业务主管张琼表示,年轻藏家的崛起基于多种原因,但它发展到现在的趋势也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情况。

根据瑞银的调查,2020年,中国收藏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由于国际旅行限制,他们不得不减少出席国际艺术活动和展览。即便如此,93%的收藏家依然表示会在2021年出席艺术博览会,其中44%表示只会出席中国的艺术博览会。

“尽管受严格的新冠疫情管控影响,参展热情仍然高涨,体现了中国市场对当代艺术的持续关注。”里森画廊上海总监董道兹表示,首日画廊即售出了杰森·马丁、斯坦利·惠特尼、安尼施·卡普尔、克里斯多夫·勒·布伦、彼得·约瑟夫、乔安娜·普赛-达特、刘小东和劳瑞·普罗沃斯特等多位艺术家的作品。

Thaddaeus Ropac也透露,他们带来的亚力克斯·卡茨、乔治·巴塞利兹和埃米利奥·维多瓦的重要作品已被预留,杰森·马丁、严培明、曼迪·埃尔·萨耶等艺术家的多件作品已经售出。

受到国际旅行限制的影响,不少国际画廊的工作人员此番都不能亲临博览会现场,其中一些国际画廊开始计划在中国国内开设分支机构。来自纽约的Crossing Art画廊的创办者Catherine Lee正在计划于上海建立一个艺术展示空间。纽约弗瑞曼画廊则创立了另一种工作模式,他们在中国国内有一个仓库,会参与中国各大艺术博览会。

在瑞银的报告中,77%的中国受访收藏家表示,新冠疫情提升了他们对收藏的兴趣(其中30%表示兴趣显著提升),这一比例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过去这一年,线上艺术销售渠道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40%或以上的中国内地高净值收藏家曾通过画廊、艺术博览会线上展厅或线上拍卖购买过艺术品。80后、90后收藏家比年长一辈的收藏家更善于运用线上渠道。对于多数中国内地收藏家而言,尽管线上购买艺术品并非首选,得益于电子商务的发展,其收获的一个重要利处即为价格透明度的提升。

对于未来6个月全球艺术品市场的表现,中国内地收藏家的乐观程度为全球最低,只有47%的收藏家持乐观态度(同比全球为60%),另有27%表示不确定,26%持悲观态度。然而长远来看,中国内地收藏家的信心显著提升。对于艺术市场未来十年的发展,中国内地藏家是最乐观的区域群组之一。(82%的受访藏家持乐观态度,全球平均为76%)。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用户投稿、用户转载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电话:028-62778877-8261;邮箱:jenny@west.cn。本站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转载时需注明出处::西部数码资讯门户 » 中国次世代藏家如何影响全球艺术交易市场?

赞 (1)

评论

3+5=